明周天球行书七言律诗轴

编辑:叫嚣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2 16:35:49
编辑 锁定
明周天球行书七言律诗轴,纸本,纵126.6厘米,横65.6厘米,现藏故宫博物院
中文名
明周天球行书七言律诗轴
版    式
纸本
现藏地址
故宫博物院
尺    寸
纵126.6厘米,横65.6厘米

目录

明周天球行书七言律诗轴名称

编辑
明周天球行书七言律诗轴

明周天球行书七言律诗轴类别

编辑
中国书法

明周天球行书七言律诗轴年代

编辑
明代

明周天球行书七言律诗轴作者

编辑

明周天球行书七言律诗轴简介

编辑
中国古代,书法与文人的文化生活息息相关。文人们在重视书法的实用功能的同时,也注重和追求书法的艺术性,而且把自己的审美情趣有意无意地注入到书写当中去。然而书法作者的审美情趣又脱离不了当时社会文化的影响,所以不同历史时期的书法作品,都无一例外地反映着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特征。单纯从美学的角度去审视明代书法,它给我们最直接、最突出的印象,就是都有着浓郁的书卷气。站在这个角度上看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明代书法堪称明代文化的代表,以至于历史的长河流经至今,我们依然能够透过一件件书法作品深刻地感悟到明代社会浓郁的“文人味儿”。“倚棹平湖待月生,紫烟犹带晚山明。轻雷忽送前峰雨,佳节难逢此夜晴。云际团团藏桂影,灯前飒飒起秋声。仙槎万里还乘兴,未必浮阴翳太清。”周天球的这首七言律诗,本身就像一幅能让人品味再三的山水佳构;而以倜傥风流的行书来书写,就更能彰显他的才子才情了。书法以神采为上,古人谓之“玄妙之意,出于物类之表;幽深之理,伏于书冥之间”。书法尽管书体各异,但其造型的共性都是以点、线构成单个的表意形体,在不违背文字意义、造型规律的前提下,具有充分的可变性与表现力。具体地说,在各种书体的结构形态中,都存在着虚实、伸缩、疏密等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。这些都可以在明代周天球的行书《七言律诗轴》得到印证。
明代书法的形成是明代特定历史环境的产物。书法的最高境界,乃是对“法”的高度熟练运用,即“无法之法,乃为至法”,以及“任意之极,若不任意”。张怀瓘云,行书“务从简便”。它的特点近于真书而不拘束,近于草书而不放纵;笔画连绵,各自独立;书写方便,切合实用。明代“吴门书派”的书家们在行书创作中大多标新立异,追求作品的所谓“逸气”,讲究书作的文人气息。作为“吴门书派”的书家之一,周天球在书法技法上又有新的革新,将行书融入更多的草书成分,特别是在上下的映带中尤为明显。如这件行书轴中第一行的“倚棹”、“待月”、“紫烟”、“犹带”,第二行的“晚山明”、“忽送”,第三行的“节难”、“云际”,第四行的“灯前”、“起秋”,第五行的“槎万里还”、“未必”,以及最后题款签名中的“天球”,这些草书“字组”的大量运用很具有创新意义,并反映出周天球深厚的、全面的书法功底,也反映了他在自由创作状态中那种激情释放的惬意。作为文徴名的传人,周天球书画兼擅。文徵明曾满怀希望地赞叹曰:“他日得吾笔者,周生也。”这种近乎“露骨”的褒奖,是对周天球书法艺术水准最直接的肯定。此作整体的“静态”与局部的“动态”在运动中达到了“和谐统一”之境。作品采用了趋于草书的变化处理方式,显示出周天球具有很强的书法线条的驾驭能力与书法审美修养。特别是第一行的“带”字与第四行的“声”字的竖向笔画的变化处理,既调整了作品的章法布白,又打破了整件作品右下半部分章法的平板。“带”字狭长险劲,“声”字圆润秀媚,但风格上高度统一。整件作品,上半部分是以短线条为主,起伏的幅度不太明显;下半部分是“亮点”,尤其是右下部分,若不是这样活泼处理,此作将变成“上下平齐”的“四平八稳”了。
周天球此作体势雄健,笔力奔放,虚实相生,深具篆意。从美学角度来看,它诗韵深邃,蕴藉缥缈,无疑是明代书法的典型之作,反映着明代文人的文化情怀。
周天球(1514—1595),字公瑕,号幼海,长洲(今江苏苏州)人。少游文徵明门下,诗文书画俱善。书擅篆、隶、行、楷,晚年独创书风,当时丰碑大碣多出其手。善画兰,喜用淡墨,韵味天成。
词条标签:
文物考古 文物古迹